著名制杖师

有点肾虚的咸鱼
QQ:892731219
微博:著名制杖师

俗话说,红配绿,赛狗屁。
沉迷摸鱼的咸鱼于是摸了一个狗屁boy
瞎(哔——)乱涂真是抱歉了!抱歉污染大家眼睛!(´-ι_-`)

我有梅子了!
我有梅子了!
(什么玩意一点也不像啊!爆哭(*꒦ິ⌓꒦ີ))

摸鱼一个原谅Girl,快没水的笔经受了我的折磨奄奄一息。作为一个渣渣真的好意思用修正带(自裁)(*꒦ິ⌓꒦ີ)

原来调锐度的效果如此神奇!

      昨个看到一位太太的毕姥姥恐吓画,忽然失智,开始跟风  。
        【好可怕啊!有人从我门缝里塞了一张画,每个玉米片都有一只眼睛!每个玉米片的衣服动作都不同!还有一个好像会穿墙的样子!

听说214是这个玉米片教的狂欢日,会找人献祭。我和室友都很害怕,躲在衣柜里互相捂嘴。请懂玉米片教的好心人帮帮忙!这是什么东西?】

第一次直接用手机涂,才知道上色有多辛苦。半成品直接放大头(没错下面都是空的。)
本来想画幼年阿比盖尔不知不觉崩成了奇怪的样子,崽啊我还是爱你的(阿比盖尔是小仙女!)

还是那张豹躁的菊花,照片滤镜总能给我惊喜XD
希望我的色彩也能像这些指绘一样能看!

用APP的第二张正经鱼,拒绝练习果子而开始了摸丑不拉几的花,罐子的色彩有点生疏,变得暴丑。
《看起来很豹躁的菊花》
(第二张滤镜竟然有点自然!)

用APP摸的第一张正经(bu)练习鱼
色彩才入门,明按关系依旧绝望(இωஇ )
《可能有毒的原谅苹果》
(第一张我比较喜欢的滤镜)

设定配件图堆#1
一把样式我挺喜欢却摸残了的小刀刀
妈呀血跟一坨果酱一样。(嚎啕大哭)